正文

  刘备觉得有些乱,甚至连次日的大婚,都是被张飞粗暴叫醒的,如今关羽屯兵南阳,陈到屯兵江夏,没能回来,但刘备的婚宴依旧热闹,整个荆州的士绅几乎都来了,甚至孙权、曹操也派人送来了贺礼,除此之外,还有吕布派来的使者,刘备能够明显感觉到,吕布的使者到来,整个婚宴气氛顿时变得怪异起来。

  “主公可率关羽、黄忠两位将军领兵十万与曹操会盟,而臣则率领五万兵马,以翼德将军为将入蜀,定为主公取下蜀中。”诸葛亮躬身道。  “我未必会死,子明说这话,未免丧气,便是诸葛亮有了准备,胜负之数,也是五五之分,更何况,诸葛亮未必能猜到。”周瑜拍了拍吕蒙的肩膀道:“还有,江东,谁也不能没有,唯独我周瑜可无。”  “准备!”  首战虽然接连失利,不过刘备心里反倒不担心了,事实证明,诸葛亮在出兵前弄出来的这些措施,的确能够很好的将吕布强弓劲弩的优势降到最低,至少今天的攻城,让刘备看到一丝希望,吕布并不像想象中那样不可战胜,只要找准方法,还是有可能击败吕布的。

  “给我将这些烂木头拖到后面去,准备开城!”听到城门外再次响起沉闷的撞击声,雄阔海冷哼一声,让人将那些木兽拖走,城门则被再次打开。  “杀!”虽然身陷重围,但这些战士,几乎等于是周瑜的死士,此刻面对荆州军的围困,却是丝毫不惧,咆哮声中,义无反顾的随着周安杀向张飞。  远远地,便看到一骑人在驿道之上飞奔,而在他身后,有数道黑影在迅速靠近,若仔细看,这些黑影竟然是在徒步奔行,但速度,竟然不下奔马。

  马均闻言不禁苦笑着看了吕布一眼,分明是吕布自己要来,却将这屎盆子扣在了自己脑袋上,而且他还不能反驳,其实马均自己也觉得吕布有些小题大做了,如今吕布治下不说军工,就算是民间的科技水平,都要甩出诸侯一截了,有必要在意别人吗?  “别忘了,刘备与刘璋,同属汉室宗亲,你今日能背叛刘璋,焉知他日会不会背叛刘备?”法正摇了摇头,有些怜悯的看向张松,有时候,智商跟智慧真不是一码事,张松能力出众,有过目不忘之能,但想法,有时候太天真了。  这一点不得不感谢吕布,若是十年前的话,这么大的伤亡,军队早已开始溃败,但吕布的精兵观念壮大着自己的军队,同样也影响着其他诸侯,在这方面,曹操对于军队意志的建设抓的最紧,战斗力姑且不论,单是战斗意志来说,若放在十年前的话,曹操若有三十万这样意志坚定的军队,绝对可以横扫天下,只可惜,时移世易,到了今时今日,这样的部队,面对关中悍卒,也只能沦为炮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