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  匈奴人群中,有几名匈奴人闻言面色一变,南匈奴归化多年,部落中,自然有人听得懂汉语,此刻听着汉人将领如此卑鄙的言论,几名匈奴人默契的低下头,不让自己愤怒的表情让这些汉人看到。  顺着军侯的指示看过去,果然见几名士卒在河水中,往对岸走去,河水只漫过胸腹,若是骑马,能够很轻易的渡过去。  “侄女生的俊俏,又有股汉家女子所没有的英气,他日必是一位倾城佳丽。”贾诩对杨望笑道。

  “法家?”良久,贾诩蹙了蹙眉,他现在基本可以确定,这次迁民的计策,那些比较新颖的条例,并非陈宫授意而是吕布自己想出来的,脑海中回想着昨夜吕布说出来的那些东西,此时细细想起来,隐隐与法家思想相应,一章一法,看似杂乱无章,实际上却环环相扣,从人心,管理,约束,竟是将方方面面顾忌起来。  “哦?”吕布扭头看向贾诩:“先生有何计策?”  “主公,前面就是黑山白水,白水乃泾河之流,常年川流不息,而且十分湍急,便是冬季也不会冻结,白水羌也因此而得名。”贾诩策马来到吕布身边,指着前方的连绵大山道。  “将军,刚刚高顺将军传来消息,槐里之战已经结束,西凉军已经被主公击退,要我们务必将钟繇的军队留在新丰,高顺将军已经带兵前来,要我们联手歼灭曹军。”副将快步跑进帅帐,对着魏延拱手道。

  “族长,这……”其他豪帅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,不禁各个大惊失色,慌乱的看向杨望。  留守大营的马玩、李堪还未归营,突然听到凄厉的喊杀声一瞬间仿佛笼罩了整个军营,面色不禁大变,纷纷策马带着亲卫赶来,正看到马超带着人马杀的营中将士四处奔逃。  一把接住方天画戟,四十斤的方天画戟被吕布往地上一顿,一声闷响伴随着一股淡淡的波动朝着四方蔓延而去,地面出现一圈不规则的裂痕,隐隐有土浪自地面涌出,向四方涌去,只是这一手力量的传递,便让整个祭坛鸦雀无声。

  马超双目渐渐泛起一抹血光,父亲的死,兄弟的死,马铁的伤,胸中的怒气仿佛要将整个身体撑裂一般,银枪刺破虚空,甚至带起一道道恐怖的残影,身体的潜力在怒气的激发之下,被彻底激发出来,汇聚成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,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朝着阎行落下。  半个时辰之后,尾随着这些逃散的匈奴人,再次找到一个千人营地,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,便被汹涌而至的骑兵湮没,营帐在一片滔天火焰中,连同那些尸体,一起化作了灰烬。  “少将军,不可!”随后而来的庞德闻言面色不禁大变,原本城中守军被马超一枪之威吓到,若再加以利诱威逼,未必不能迫对方打开城门投降,如今马超一句话,等于绝了这些西凉军的生路,城中守军,还不拼死力抗?